把握热点走向,尽在热点资讯网.
当前位置 : > 新闻热点 > 泰国世界日报论坛 > 正文

泰国世界日报论坛 学生运动会看台上 铁杆粉、萌妹粉、DJ粉都有故事

2017-09-20 16:43:44作者:韩宣惠王 浏览次数:11357次
摘要:摘自泰国世界日报论坛左非白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问道:“康总,在发现问题以后,你还有没有采取过什么措施啊?”安排好所有的工作之后,左非白才算歇了下来,接着需要他考虑的,就是物美超市的整个风水格局了。两个保镖架着龙辰,连行李也不要了,就往出跑。

左非白起床打开房门,奇道:“三少,这么晚了,还有没什么事么?”话说乔云和乔恩吃完了饭,为了消食,便一路步行回到妙法斋,刚要开门,却听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笑道:“呦呦呦……这不是乔云乔老板么,呵呵……”“哦……那她女儿怎么会在这里?”

  浙江在线9月14日讯(浙江在线记者 曹林波)转眼间全国学生运动会赛程过了大半,除了有孙杨、谢震业等明星运动员出场的比赛,看台会出现爆满的情况,大部分比赛的观众,多半是由场馆所在学校的围观学生、同组竞争对手“观摩团”和参赛运动员“亲友团”组成,在这里,记者发现除了有赛场上精彩激烈的对抗,看台上也有不少亮点和故事。

9月13日,浙江队选手谢震业以微弱优势领先男子200米决赛。 中新社记者 王远 摄
9月13日,浙江队选手谢震业以微弱优势领先男子200米决赛。 中新社记者 王远 摄

  一个人的看台

  妹子投入地看一次

  9月13日,全国学生运动会大学组男子足球在杭州电子科技大学体育场进行,东道主浙江队在小组赛末轮迎来了江苏队的挑战。由于距离入口比较近,所有观众都集中坐在南看台。但在北看台,记者看到了一个孤零零的身影,穿着球迷们最为熟悉的绿色T恤。

  记者一打听,原来这位球迷是专程从滨江赶到下沙,为浙江队加油。因为大学足球组的浙江队,是由浙江大学、宁波大学、杭州师范大学三校联合组队,队中的5人刘逸、刘径、文俊杰、张鲁浩和谢德舜是宁波大学的学生,但同时他们也是刚刚在天津拿到亚军、浙江全运会U20男足的队员,在全运会比赛结束后,他们火速归队。昨天的比赛,谢德舜、张鲁浩也出现在了首发阵容中。

  就因为有了他们,才引得这位球迷穿越半个杭城赶来看这场比赛。“我们有几个人约了一起来的。不过我先到了。”虽然是这么说,但是这位球迷就一个人坐在看台上,看完了半场球。

  下半场,比赛双方交换了场地,北看台唯一的观众也换成了一个妹子。很明显这个妹子是支持江苏队的,因为全场就有她在高喊着:“江苏队加油!”“江苏队必胜!”仅她一个人的喊声就已经响彻整个足球场了。

  妹子似乎不懂足球,因为她的加油呐喊,和比赛进程不同步,除了“必胜”和“加油”,她也不会对场上的好球,做出即时反应。可这并不妨碍她全情投入地为自己支持的球队喊到比赛结束。

  聊天中记者了解到这位江苏队的“真爱粉”,并不是杭州电子科技大学的学生,是特地从其他高校赶过来看比赛的。现在在杭州读书的她,是江苏人,因此来为家乡球队加油。

  “不仅仅是我,我的江苏老乡们也很关心球队的比赛情况,所以我还要用微信不停给他们播报比赛情况。”比赛结束后,这一个人的“远征军”还获得了到替补席和江苏队全体队员亲密接触的机会。

  一个人的呐喊

  把气氛炒成自己的主场

  包括浙江队在内,这次有好几支球队都是全国顶尖的强队,所以在杭州电子科技大学体育馆进行的全国学生运动员中学组男子篮球赛一直都很受关注。

  不过球场的主场气氛,在一开始只能算差强人意。浙江队第一轮对阵广东队的那场比赛,现场“打酱油”的中立观众略多,对两队的态度简直是一碗水端平,浙江队进球鼓掌,广东队进球也鼓掌。

  这次比赛并不像平时联赛那样设有现场DJ,所以浙江队防守时,没有球迷的齐声高喊防守口号,对方罚球时没有球迷的干扰,完全体现不出东道主之利,少了些热烈的氛围。

  这样的状况因为一个人而改变了。

  这位重量级的球迷从比赛开始,就站到了看台的最前方,不断高喊着“浙江,加油!浙江,加油!”但是他选错了地方,在普通球迷的区域,并没有带动起多少人和他一起加油。

  到了下半场,这位球迷找到了浙江队“亲友团”的位置,转移了“阵地”,客串现场DJ,带动“亲友团”一块儿,从防守口号开始,把全场的观众调动起来,一起喊,终于一点点把主场的气氛给炒了起来。

  这声势造起来作用可不小,在大家的加油助威和提醒防守的口号声中,浙江队在下半场打出了一波12:2的小高潮,几乎快把之前挖下的坑给填平了。

  比赛之后,记者一打听才知道,这位名叫赵飞的球迷在圈里已经小有名气。来自篮球之乡诸暨的“临时拉拉队长”,一直跟随着浙江篮球,哪里有比赛,哪里就有他。“我希望我的加油声能够给他们带来正能量,让他们能发挥更多潜力,战胜每个对手。”

  随着比赛的推进,“飞哥”率领下的浙江队拉拉队无论是装备还是人数都逐渐升级。到了小组最后一场,浙江队和老对手北京队的比赛时,手持小喇叭的“飞哥”带着鼓手,指挥着现场球迷,造出了堪比职业联赛的声势。可以说,这次的篮球赛能够比得如此精彩激烈,这其中也有“飞哥”的一份功劳。

佛磊笑道:“很不错啊,配得上我的雕像,呵呵……不过你修建这个八卦阴阳基座,到时候法器落地,会容易一些。”白翔摇了摇头道:“我没事,妈,你放心。”此言一出,旁边几个人都凑了过来。

左非白笑道:“怎么,不欢迎我来么?”霍南风刚刚送走了几个贵客,满面春风的回来,对霍采洁笑道:“采洁,这下好了,不久以后,我就能给左师傅还钱了。”

杨彩妮点了点头,从包里拿出两份协议书,递给左非白与杨蜜蜜一人一份。“小左,很难办么?连你也这般踌躇?”欧阳诗诗关切的问道。

“纳兰家?就是那个什么三大风水世家是么?呵呵,徒有虚名而已,你也明白吧,朱老爷,要想在不迁址的情况下,解决明祖陵的风水问题,就要靠我。”斗篷人说道。左非白闻言,讶道:“那可不行,我虽然不懂,但也知道,这和公司起始时的注册资本金有关吧?我一毛钱都没拿,怎么能要设计院的股份呢?不行不行……这绝对不行。”